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饿了么、百度外卖整合难题未解,代理商投资破

2018-08-13 14:24栏目:商业
TAG:

在“魏则西”、“莆田系”之后,百度又因外卖代理商的持续维权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8月6日中午12点,北京市海淀区百度大楼楼下,7位、 8名代理商戴着百度外卖红帽子坐在阴凉处。他们没有太多的沟通,只是静静地坐着,仿佛一切都是常态。
 
据了解,本轮维权是从7月16日发起,而这已是代理商维权的第22天。除了休息日外,基本上每天都有人在此等候一个 “说法”。类似的事情,在去年10月也发生过。据了解,此次前来维权的代理商中,既有前来索要退还保证金的,还有更多的代理商是希望百度外卖能对他们此前投入的“血汗钱”有个交代。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百度明确AI为发展重心后,对分支业务进行了重新梳理,百度外卖一直在寻找买家;
 
2017年8月,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
 
今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和蚂蚁金服全资收购饿了么;
 
8月2日,饿了么母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披露制度的更新信息中显示股东改为杭州阿里巴巴风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且此前已包括邓 climax、张旭豪、汪渊和饿了么原始股东如康嘉不再包括在内。
 
曾经的百度外卖在市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并与饿了么、美团三分天下。而在这些代理商的眼里,“百度外卖的江山是百度和代理商一起打下来的”。
 
据代理商介绍,他们成立的公司更像是由百度统筹管理,提供系统服务、部分资金支持,而同时又独立运营的分公司,不过有实无名。每一笔外卖交易获得的商户佣金和配送费,百度方面从中抽取5%至20%的服务费,其他收入则均归于代理商。地区代理商需要自行承担人力费用(包括骑士工资)、市场推广、办公场地租金等方面的支出。
 
在不同的地区和不同时期入局的代理商,百度外卖有着不同的管理政策。总体来看,百度外卖在初期为代理商提供了较大的扶持政策,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力度不断缩减,最后甚至试图从代理商处"抽血"。
 
一份签订于后期的合同显示,代理商签约后需要缴纳10万元的质量保证金和40万元的运营保证金。其中,质量保证金在协议到期时返回。运营保证金则取决于代理商在市场推广物料配置和补贴方面的投入,也就是说,代理商在市场推广时有所投入,才能拿回自己缴纳的相应保证金。这样的政策令代理商只能一往无前。
 
7月18日,百度集团已就百度外卖代理商维权事件给出了一份全面说明。说明中称,在外卖业务合并给饿了么之前,百度集团仅是百度外卖的投资方之一,不参与其日常运营,相关地方合作商与百度外卖之间的代理关系及具体的运营策略,与百度集团无直接关系。但对此说法,代理商们难以认可。
 
在与代理商的沟通方面,百度方面称,从2017年11月6日起,合作商人员多次到访百度,通过包括拉横幅、喊口号、冲击百度重要活动现场等,严重干扰了百度公司及周边的正常秩序。但在这长达八个月的百度外卖合作商聚众过程中,百度一直积极沟通,认真倾听合作商诉求。
 
而代理商方面则表示,尽管他们的维权已经持续了20多天,但目前仍未有百度方面的当事人与他们进行对话。
 
百度与百度外卖的代理商们各执一词,其中真伪难以考证。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百度外卖代理商提出的索赔诉求,究竟能否得到满足。
 
在相互的僵持过程中,将问题诉诸法院似乎成了最直接的解决办法。有代理商表示,“已经有人在推动了,但什么时间。能有什么结果谁说得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