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互联网+护理”试点展开 “网约护士”能否填补

2019-02-19 23:06栏目:商业
TAG: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李孟)近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方案》,确定今年2月至12月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等地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其他省份结合本地区实际情况选取试点城市或地区开展试点工作。
 
不少人认为,方案的出台意味着国家从政策层面开始明确支持网约护士,并对这个行业做出相应规范。但如何保障护士的人身安全?医疗风险的责任如何划分?网约护士上门服务是否容易走歪?一时间,关于“网约护士”的讨论再次被掀起。
 
 
养老护理缺口大
 
所谓“互联网+护理服务”,是指医疗机构利用在本机构注册的护士,依托互联网等信息技术,以“线上申请、线下服务”的模式为主,为出院患者或罹患疾病且行动不便的特殊人群提供的护理服务。
 
事实上,这种“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模式此前已有探索,备受关注的“网约护士”就属于这种模式。通过APP下单,就能预约护士上门输液、抽血,这种“网约护士”的实质是互联网+护理服务,即依托互联网等信息技术,通过“线上申请、线下服务”的方式,由护士上门为群众提供护理服务。
 
“现在老人越来越多,护理压力很大。”北京某养老院的护理人员刘丹丹如是感叹。刘丹丹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由于人手不足,大部分养老院的护理队伍由护士和护工组成。“护士稀缺,招聘困难,所以才需要护工的辅助。”但两者的分工并不相同。护士为老人提供注射、换药等专业的护理服务,而护工通常只为老人提供协助行走、如厕、清理等服务。
 
养老院的老人有专业护士上门服务,但我国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的老人人数偏多,对护理的需求量也就更大。与此同时,对于失能老人或行动不便的老人而言,出门寻求护理服务十分不便,上门护理服务需求激增。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数为2.4亿人,占总人口的17.3%。我国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有1.5亿,占老年人总数的65%,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达4000万左右。失能、高龄、空巢老人的增多,使得很多带病生存的老年人对上门护理服务需求激增。而与之相比,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注册护士总数超过380万人,相对于需求来讲,供需之间的缺口还比较大。
 
上门护理有门槛
 
为了缓解养老护理压力,近几年,国内相继出现了如U护、医护到家、金牌护士等多家网约护士平台。中国商报记者观察发现,这些平台提供的护士上门服务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输液、静脉采血、换药、拆线、雾化、导尿、吸痰等基础护理服务,另一类则是保胎针、新生儿护理、产后护理等母婴护理服务。
 
“满意,不用去医院,在家就能治疗,护士也超级有耐心,体验不错。”体验了网约护士平台后,冯先生表示十分满意。冯先生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从网约护士平台一共下过四次单,“我奶奶有冠心病,现在已经无法走路,出门非常不方便。去年11月老人血糖突然不稳定,需要输液。从医院开药后,我就从APP上帮老人预约了上门输液,很快就有人接单,上门的护士态度也很好,之后还电话回访过。”冯先生说道。
 
冯先生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网约护士收费不低。“因为输液时间较长,中间需要换药,为了保险起见,我选择了护士上门输液并看护两小时的服务,一次大概在300元左右。输液四天,不算药费,请护士上门输液就花了一千多,价格确实不便宜。”记者观察发现,这些平台收费的确不低,各项服务收费在150元到300元不等。
 
“之前听同事们说过,就注册了两个平台,还接了两次单。”出于好奇,刘丹丹在几家网约护士平台也注册了账号。“平台会要求上传个人证件和执业资质证明,注册起来还是比较方便的。偶尔倒班没事的时候,我就会接附近的单。”刘丹丹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医护到家、金牌护士等平台的护士均为个人注册,虽然需要拥有执业资质,但多以个人名义接单。
 
与现有网约护士平台相比,此次试点对护士和服务主体设置了更高的门槛。方案明确,服务主体必须是已具备家庭病床、巡诊等服务方式的实体医疗机构。要求派出的注册护士应当至少具备五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和护师以上技术职称,能够在全国护士电子注册系统中查询。鼓励有条件的试点医疗机构通过人脸识别等人体特征识别技术加强护士管理,并配备护理记录仪。
 
此外,方案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提供主体、服务对象、服务项目、服务行为、服务管理、第三方信息技术平台、相关责任、风险防控、支撑机制等九项试点内容提出了原则性要求。明确“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对象重点为高龄或失能老年人、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提供慢病管理、康复护理、专项护理、健康教育、安宁疗护等方面的护理服务。
 
风险与责任需理清 上门服务难开展
 
事实上,上门提供护理服务的网约护士也引发不少争议。提供上门服务,护士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收费多少合理?产生医疗纠纷如何处理?
 
“网约护士在责任划分、风险防控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河北省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医生王燕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与现有社会化的网约护士平台略有不同,试点的“互联网+护理服务”实质上是实体医疗机构服务的一种线上延伸。“当前的网约护士大部分还是属于个人行为,但试点尝试的则是医疗机构出面,为患者提供上门护理服务。这样在安全性、专业性方面将更有保障。”王燕说道。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最关键的环节是“两个安全”,即护士人身安全和患者医疗安全。“我也注意到,在试点方案出台后,网上对网约护士上门护理有很多歪曲的联想。所以我认为,护士的人身安全也存在不小的隐患。”对于护士的人身安全,王燕也表示担忧。
 
“另外,在护理过程中,出现不良反应怎么办?是否有完善的应急预案?如果患者自备药品,是否能保证药品的安全可靠?”王燕表示,上门护理需警惕的地方很多。中国商报记者观察发现,现有的部分网约护士平台已经明确不提供药物过敏试验或抗生素类、美容整形类的药物注射。
 
为了防范风险,方案明确,可以要求服务对象上传身份信息、病历资料、家庭签约协议等资料进行验证;对提供“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护士资质、服务范围和项目内容提出要求;互联网信息技术平台可以购买或共享公安系统个人身份信息,也可以通过人脸识别等人体特征识别技术进行比对核验;试点医疗机构或互联网信息技术平台应当按照协议要求,为护士提供手机APP定位追踪系统,配置护理工作记录仪,使服务行为全程留痕可追溯;配备一键报警装置,购买责任险、医疗意外险和人身意外险等,切实保障护士执业安全和人身安全,有效防范和应对风险。
 
此外,也有人对网约护士的执业范围提出疑问。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仅有北京、天津、广东作为护士区域化注册试点地区,可进行护士区域化注册试点工作,其余绝大多数省份的护士尚无多点执业资格。没有多点执业资格,就意味着护士只能在执业地点工作,而家庭并不在护士执业范围之内。
 
“护士上门业务一直没有开展起来,主要还是安全问题。”阜外医院心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孙宏涛表示,“其次是执业范围问题,目前对护士、医生执业物理场所都要求是医疗机构,所以上门医生或者护士都存在非法执业嫌疑。”
 
尽管上门护理需求量巨大,但网约护士上门护理却只能起到补充作用。“医护资源本就短缺,难以有富余的人手投入上门服务。”刘丹丹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在养老院每天上午能为20余位老人提供输液、采血等服务,但如果上门服务,每天上午最多只能服务两位患者。“时间都花在路上了,实际上效率非常低。”
 
焦雅辉强调,“互联网+护理服务”只是一个补充,要真正满足老年人特别是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医疗护理需求,还要扩大服务供给,包括推动医养结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