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需求端顾虑五花八门 “以房养老”前途不明

2018-08-18 14:29栏目:要闻
TAG:

日前,银保监会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将“以房养老”保险推广至全国范围。CNSPHOTO提供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王立芳)自2014年7月1日起,“以房养老”保险开始在几个一线城市试点,时隔四年,“以房养老”保险将推至全国。日前,银保监会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将“以房养老”保险推广至全国范围,旨在进一步深化商业养老保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发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对传统养老方式形成有益补充,满足老年人差异化、多样化养老保障需求。
 
老人将名下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后者每月给老人发放一定数额的养老金直至老人身故,随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的处置权。老人们接受这样的养老方式吗?中国商报记者对此进行探访。
 
试点四年仅一家落地
 
“以房养老”保险政策推行试点4年多来,仅有幸福人寿的“幸福房来宝”一款产品落地,且成交数量非常有限。
 
从试点四年的结果来看,“以房养老”保险在现实层面的实行情况却相当“骨感”。
 
据了解,有多家保险公司曾获得“以房养老”保险试点资格,但中国商报记者从原保监会官网上查询得知,2014年以来,仅有幸福人寿保险、中国人民人寿保险两家保险公司的“以房养老”保险产品批复信息。其中,幸福人寿的《幸福房来宝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A款)》保险条款和费率于2015年3月获得批复;中国人民人寿保险的《人保寿险安居乐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条款和费率于2016年10月获得批复。
 
目前被讨论最多的是幸福人寿的“幸福房来宝”,但网络上几乎查询不到“人保寿险安居乐”的信息。中国人民人寿保险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该公司确实有此项险种,现在仅在北京分公司设立了试点,且尚未正式开始销售工作。
 
也就是说,“以房养老”保险政策推行试点四年多来,仅有幸福人寿的“幸福房来宝”一款产品落地,且成交数量非常有限。据幸福人寿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7月31日,幸福人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在8个试点机构累计签约201单(141户),累计承保139单(99户)。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座第一批试点城市中,北京地区承保23户家庭的31名老人,承保人数占全国近40%。
 
“以房养老”为何难开展
 
需求端的顾虑五花八门,对于作为供给端的保险公司来说,推动“以房养老”保险的动力同样不足。
 
按照银保监会在文件中的说法,“以房养老”能对传统养老方式形成有益补充,满足老年人差异化、多样化养老保障需求。可明明是一条养老新路,为何会受到冷遇呢?
 
“我和老伴儿有退休金也有职工医保,虽然退休金不高,但足够我们俩生活,要是以后生了大病,也有孩子们帮衬,没有必要卖房子养老。”
 
“现在北京房价这么高,孩子的居住条件也不好,做父母的不能只为自己着想,总要给后代留下点什么,以后能留给孩子的也就这套房子了。”
 
“房子是我手里价值最大的财产,要是抵押给保险公司,心里始终不踏实。要是以后房价继续涨,而我每月领取固定的养老金也不太划算啊。”
 
中国商报记者在北京丰台某老年人居多的住宅小区进行了随机采访,上述是部分受访者对“以房养老”保险的态度,还有些老人表示根本没有听说过,而对此有所了解的受访老人基本上都表示目前不会考虑“以房养老”。
 
央视曾经针对为何不选择“以房养老”做过一项调查,在2861人的调查样本中,64%的人认为,“以房养老”保险的收益不划算;12%的人觉得保险形式和条款过于复杂,不太容易理解;10%的人持“养儿防老”观念,认为房子留给后人比较好;也有1%的人担心子女反对引发家庭矛盾。
 
除此之外,记者还在采访中了解到,鉴于去年有媒体报道许多老人遭遇不法分子打着“以房养老”旗号的金融诈骗,因此有受访老人对“以房养老”这一说法戒备心很强。
 
需求端的顾虑五花八门,对于作为供给端的保险公司来说,推动“以房养老”保险的动力同样不足。
 
据幸福人寿业务负责人介绍,经营此项业务主要是通过利率差赚钱:办理“以房养老”业务的老人只是将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其间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分权,房屋的归属权自始自终都不会发生变化。老人去世之后,房屋会被保险公司做拍卖出售等处置,用以补偿养老金和利息的支出,剩余部分则会还给老人指定的继承人。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卫民看来,保险公司开展“以房养老”可能面临四大风险,即老人过世后才能处置房产,对保险公司的现金流有要求;楼市波动,保险公司要承担房价下跌的风险;老人去世后,如果子女入住称是“唯一住房”拒不搬走,容易引发法律纠纷;此外,在我国房屋70年产权的制度下,产权到期后房屋如何处置也是问题。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试点推行四年多来,仅有一家一款“以房养老”产品落地。有保险公司人士直言,这类保险产品属于前期投入较长、风险较大、利益回报并不明显的保险产品,在政府并未给予相关引导及政策支持的情况下,暂时选择观望。
 
“扩围”仍有难点待突破
 
现阶段,“以房养老”要突破小众面向更广阔老年人群体显然困难重重,需要各方协调努力。
 
“既然出了这样的政策和产品,说明‘以房养老’还是有一定的适合人群的,比如没有固定收入或收入较低的老年人群体,或是失独、没有继承人的老人。”一位保险行业从业者对中国商报记者说。
 
据了解,孤寡失独老人、低收入家庭、高龄群体是幸福人寿优先选择的三类客户,而在已承保的家庭中,确实有近一半家庭无子女。
 
虽然“以房养老”模式在当下的推进情况并不乐观,但仍有不少人看好其市场潜力,认为随着人们观念的转变和家庭代际关系的变化,选择自主型养老而参加此类保险的人数会越来越多。有业内人士建议,逐步扩大抵押房产的范围,将其他类型的不动产,如商业类的房产、共有产权住房、农村宅基地房产等列入抵押范围,以便解决更多老年人的收入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我国人口基础庞大,老龄化程度不断加速,而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水平较低,且市场化的养老储备较少,很多家庭的财富以房产的形态持有,因此,“以房养老”产品在市场发展初期的切入点可能是无子女家庭或低收入家庭,但将来人们在增加退休收入方面的需求更加迫切,“以房养老”的未来潜力不容小觑。
 
不过,现阶段“以房养老”要突破小众面向更广阔老年人群体显然困难重重,需要各方协调努力。有观点认为,“以房养老”在政策上涉及我国下一阶段需要改革、尚待突破的领域,“以房养老”扩围,除了自下而上的市场化运作、逐步发展,更需要将其纳入市场化改革顶层设计范畴,在法制保障、政策引导、市场配置、行业发展等方面加强规划和统筹协调。
 
链接 〉〉〉
 
“以房养老”的政策路径
 
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被惯称为“以房养老”保险。具体做法是: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置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年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2013年9月,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开展老年人住房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标志着“以房养老”正式进入我国政策支持和引导范畴。
 
随后的2014年6月17日,原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城市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时间自2014年7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
 
第一期试点期满后,2016年7月4日,原保监会再度将“以房养老”保险试点期间延长至2018年6月30日,并扩大试点范围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和江苏、浙江、山东、广东的部分地级市。
 
2018年8月8日,银保监会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将“以房养老”保险扩大到全国范围开展。此次推广至全国的目的明确,即进一步深化商业养老保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发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对传统养老方式形成有益补充,满足老年人差异化、多样化养老保障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