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内蒙古新巴尔虎左旗:被供暖困扰多年的故事

2018-08-25 11:54栏目:要闻
TAG:

北疆的冬天来得快。再过一个月,内蒙古新巴尔虎左旗(以下简称新左旗)阿木古朗镇就要正式供暖了。但对于负责该镇冬季供暖的内蒙古义龙热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龙热力公司)来说,今冬的供暖季就像是卡在喉咙的一根鱼刺,虽痛苦难咽,但欲吐却不能。
 
8月16日,义龙热力公司与新左旗政府经过多轮艰难协商,最终达成了2018—2019年度取暖期如期供暖的协议。此前历经三届旗领导班子、累积长达五年的沉疴宿怨依然难解,高达数亿元的供暖欠款回收仍然在路上。但为了不让居牧民群众受冻,义龙热力公司决定做出妥协,与旗政府达成了搁置争议,以民生为重,齐心协力确保阿木古朗全镇群众温暖过冬的协议。
 
严苛紧迫的供热要求
 
协议虽然终于艰难达成了,但义龙热力公司董事长赵忠义明白,自己所要面临的是重重的困难和挑战。
 
早在此前的8月10日,新左旗建设局在下发的(新左建字2018)269号文件中声称,为了解决义龙热力公司在建设和运营期间存在的问题及困难,新左旗委、旗政府专门组建了关于解决义龙热力公司问题协调领导小组,下设三个专项工作推进组,并于今年8月8日与义龙热力公司进行了对接,以推进核算热力工程造价、成本运营、取暖费收缴等工作。
 
为了确保按时供暖,旗住建局要求义龙热力公司及早组织人员对供热设备进行检修,务必要在8月25日前达到供热运行标准。文件同时强调,义龙热力公司应在三日内将检修计划和供热准备情况报到旗住建局,旗住建局将组织相关部门对义龙热力公司的检修工作进行检查。
 
这一要求显然有点“严苛”。赵忠义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难掩焦虑和无奈,他告诉记者,公司是在8月15日收到的文件,而此时距离旗政府要求检修设备达标的8月25日仅剩下10天时间了。但公司面临的却是供暖设备尚未移交、设备检修任务繁重的情况,更遑论多年所受的不公正待遇和高额的供暖欠费,早已令他心力交瘁、苦不堪言。
 
尽管如此,为了如期完成旗政府下达的按时开机供热任务,在接到通知的当晚,赵忠义还是紧急组织召开了公司中层以上干部大会。在会上,赵忠义强调,新左旗属于北方高寒地区,每年供暖期长达8个月之久。供热不仅仅关系到义龙热力公司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关系到广大居牧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和社会稳定,虽然是民营企业,但不管遭受何种不公平对待,也要以民生为重,担负起应该承担的责任。所以,不管时间如何紧迫,公司也要千方百计地按时完成任务。经过讨论,公司决定成立三个应急工作小组,一个是接管设备工作小组,负责与旗住建局做好供热设备的交接、清点工作;二是供热技术人员安全培训工作小组,主要负责进行上岗前的安全培训及公司管理规程培训等;三是检修工作小组,负责立即组织相关技术人员对供热设备进行检修。
 
待这一切布置完毕后,已经是8月16日的凌晨了。
 
8月16日下午3时,在新左旗政府三楼会议室里,双方就供热问题再次进行磋商,参与人员包括义龙热力公司董事长赵忠义和一位公司股东、义龙热力公司新左旗供热负责人乌海民、新左旗分管副旗长张双林、住建局局长马凤华和旗法制办相关负责人。
 
在会上,赵忠义代表义龙热力公司表示,对旗政府下达的如期供暖任务义龙热力公司将竭尽全力完成,但希望旗政府能够切实考虑义龙热力公司面临的实际困难。一方面,前期公司的建设和运营已投入了巨额资金,资金压力较大。另一方面,供热季马上就要到来了,但截至目前,控制热力设备运营的各种“钥匙”仍在住建局手上,还未到义龙热力公司的手里。
 
对于义龙热力公司提出的困难,副旗长张双林进行了协调。他要求旗住建局局长马凤华务必尽快把热力设备移交给义龙热力公司。张双林同时表示,旗政府将积极协调解决义龙热力公司为上环保脱硫设备上交环保局的200万元保证金,其他比如煤资源配置问题、二级管网被私接问题,以及义龙热力公司被拖欠的供热费等,旗政府也在积极协调中。
 
8月18日上午,旗住建局与义龙热力公司进行了热力设备交接。接下来,义龙热力公司就要紧锣密鼓进行供热前的准备工作了。但义龙热力公司新左旗项目负责人乌海民却忧心忡忡,他对记者表示,除了要按时完成设备检修、按时达标供热外,令他焦虑不堪的还有其他原因:一是前期累积了五年的陈年旧账一直压在公司身上,对于政府能不能及时出台方案,让热力公司把旧账收回来,他心里没底;二是政府现在把热力设备运营的权力交给了公司,但他担心将来会不会出现相关部门以检查的名义给公司找“麻烦”的情况。
 
由来已久的供热纠纷
 
为了实现如期供暖,更为了新左旗农牧民的切身利益,义龙热力公司决定服从大局,与旗政府暂时搁置争议,但一系列问题与争议至今并未消除。一是热力公司在筹建之初,旗政府承诺配置1亿吨煤资源的问题,按照国家相关规划,这一承诺难以实现;二是私接二级或三级供热管网的入网费问题;三是部分采暖用户长达五年的欠费问题。这些问题像一块块巨石,沉重地压在义龙热力公司头上。
 
事情还要追溯到7年前。
 
2011年6月22日,义龙集团受邀与新左旗政府签订了《新左旗阿木古郎镇集中供热项目建设协议书》。协议书约定,由义龙集团组建义龙热力公司,专门负责阿木古郎镇规划区域内的采暖供热。同年10月,义龙集团登记注册了内蒙古义龙热力股份有限公司,当年实现在建工程项目投资额9438.1万元。经过一年的建设,2012年9月,义龙热力公司开始了第一个采暖季(2012-2013年)供暖,双方的协调很顺畅,供暖效果很不错。2013年2月,呼伦贝尔电视台还以《义龙热力暖草原》为题对阿木古郎镇供热项目进行了报道。然而,仅隔了一个供暖期,情况便急转直下。
 
2014年,新左旗政府人事变更,新任领导无端将应该由供热企业施工的三级管网工程外包,政企纠纷从此不断,使原本“暖心”的惠民工程最终成了产权关系不清、工程决算不明、管理运营不力的“寒心”工程。
 
当时,这一事件还引起了央视新闻的关注。2014年底,央视新闻曝光了新左旗“供暖不足,几千户居民寒冷中过冬”的新闻,画面显示:室外零下30℃,居民家里的温度却只有8-10℃,远低于供热达标温度18℃。旗政府相关人员将责任直接推给了供暖企业,称供暖不足主要是老旧管网需更换或跑冒滴漏,以及供热企业因为资金困难和管理不到位没有尽到责任。而义龙热力公司相关人员在面对央视记者采访时却直言,“温度不高、热力不足”的原因,主要是政府方面未按双方协议约定支付取暖费,并且动用警力大面积私自偷、强接供热管网,使供热设备匹配不足,最终导致管网供热不足。
 
“JQK”式忽悠招商
 
据了解,新左旗供暖不热问题经央视新闻曝光后,在呼伦贝尔市相关领导的协调下,新左旗紧急拨给了义龙热力公司4000万元。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合计拨款4000万元、4100万元、6000万元。收据显示,这些款项主要是以供热应急款、亏损补贴、煤电补贴、公家单位取暖费等名义下发的。而在这些款项里面,用于支付政府通过警力偷、强接的38.4万平方米的供暖费仅占了很少部分。这些占该旗平均供暖面积50%的采暖用户,已连续5年没有向义龙热力交纳过一分钱取暖费了。
 
所谓JQK式招商,J表示招商阶段承诺天花乱坠,先把企业“勾”住;Q表示企业引进来之后,放到一个地方“圈”起来,承诺得不到兑现;K就是说企业正式投产后,相关部门来揩油,最后直至“KO”。
 
对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二巡视组2015年在对新左旗进行巡视时向旗委、旗政府提出了整改要求。2016年9月14日,新左旗委、旗政府分别在自治区纪检监察网及旗政府官网上公布了“关于巡视整改落实情况的通报”。对于上述供热项目存在的问题,通报明确表示:“一是成立旗委、旗政府为主导的供热工作协调小组。二是对供热工程进行验收备案,补全热力公司竣工验收手续,明确各项工程的投资主体和产权关系。旗政府与义龙热力公司已经共同委托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对供热工程进行工程决算审计。三是在管理运营上认真研究政策支持民营企业的方法,对供热企业的运营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如若成本核算确实亏损,旗政府以定额补贴或者其他恰当的方式给予企业适当的帮助,降低企业运营风险。目前,正在就上述问题与企业进行工作对接,协商解决。”
 
然而,在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期间,无论是从赵忠义口中,还是通过关注该事件的有关媒体报道,均显示新左旗旗委、旗政府前述的整改措施一直停留在口头上,并未对供热工程进行验收备案。每到冬季,义龙热力公司都是在旗住建局开具的一纸“运行指令”下供暖的,新左旗对自治区的巡视整改要求并未真正落实到位。此外,一位企业高管指着义龙热力公司的左前方不足300米的热力企业说,这是新左旗2015年投资几千万元至今仍未启用的热力企业。对于这家热力企业算不算资源浪费,大家都心照不宣。
 
在采访期间,新左旗住建局向记者发来了一份“新左旗义龙热力公司建设运营情况的通报”。通报分别从“义龙热力公司组建情况、义龙热力公司运营情况、2017年应急接管情况、下一步工作计划”四个方面进行了说明。
 
此外,旗住建局在通报中否认了38万平方米供热面积的偷、强接性质,并称收不上供暖费是义龙热力公司主观上拒收造成的。通报还称:义龙热力公司还在取暖期从供热效果上人为制造技术问题,导致经常出现供热不达标、不稳定的情况,每年供热期间利用民生问题来裹挟政府。针对这一问题,他们2016年还专门成立了工作小组进行专项推进,彻底解决了企业多年的遗留问题。
 
对此,义龙热力公司回复称:2013年,由于旗政府人事变动,新任领导将本应由供热企业施工的分支管网工程包给了熟人,因施工企业所铺设的分支管网不达标,义龙热力公司拒绝将其接到由自己投资经营的主管网上。此时,该领导打着“民生”的幌子,以政府名义组织警察扣押了运行经理乌海民,副旗长刘某领着警察强行接网,偷接管网达38.6万平方米。正是这些偷、强接企业供暖管网的行为,最终导致企业无法取得合法的测绘报告,从而无法与采暖居民签订供用热合同,也就没有依据向取暖居民收取暖费。因此,通报所称企业拒收热费的问题是不存在的。从2011年至今,7年过去了,政府部门至今仍不为企业办理热力公司备案手续,每年供热季开始,企业都是依照旗住建局开具的所谓“运行指令”运行的。针对企业供暖的亏损,政府应该为企业补贴多少,该怎样纳税和核算?至今都没有正式文件,使企业的财务工作无法正常运转。
 
同时,义龙热力公司每年在供暖期间均保留有入户测温记录。对于通报所称的从供热效果上人为制造技术问题,导致经常出现供热不达标、不稳定的情况,不具有可信性。另外,新左旗政府在招商引资之初承诺了义龙热力公司多个极具吸引力的条件,当义龙热力公司被“引诱”过去后却“翻脸不认账”,用典型的“JQK”式忽悠对待企业。而当企业要求政府兑现承诺,或者利用企业的某些功能对抗这种不履约的行为时,地方政府往往就会给企业安上“裹挟政府”“对抗政府”等等大帽子。这也许就是新左旗住建局通报中所谓的“企业裹挟政府”之说的缘由吧。
 
至于通报中所称“几年来彻底解决了企业多年遗留问题”,义龙热力公司表示,假如这一说法成立,2017年为何还出现了政府动用警察进行所谓“应急接管”的情况呢?有关部门为什么不通过法律途径起诉企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