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小学放学过早成家庭负担 “三点半”问题怎么破

2018-10-30 21:10栏目:要闻
TAG:

近年来,伴随着中小学减负工作推进,不少地区的小学放学时间都提前到了下午三点半左右。而对于父母都是上班族的家庭来说,下午5:00是大多数单位的下班时间,这就产生了一个难题——谁去接孩子?
 
据了解,1990年6月4日,国家教委发布的《学校卫生工作条例》中明确规定:学校应当合理安排学生的学习时间。学生每日学习时间(包括自习),小学不超过6小时,中学不超过8小时,大学不超过10小时。于是,小学生在校时间不得超过6小时,逐渐成为学校的“常规”。但这一“减负”福利,也渐渐衍生出一些问题,比如接送孩子便成了双职工家庭或是单亲家庭的一大难题。
 
有的家庭可以让老人过来接送孩子,而有的家庭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老人带孩子,这就催生了不少请假早退的“老油子”和课外托管机构。有媒体曾咨询北京中关村地区的一家小学生托管机构了解到,在该机构托管一名小学生托管费用为每月1480元,而学生的用餐费则要另算,为每餐20元的收费标准。如此算下来,如果一名小学生每天在托管机构用一次晚餐,那么一个月的费用加起来就接近两千元,对于不少家长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即便这样,因为需求多,托管机构的托管名额也非常抢手。
 
而即便家中有老人来帮子女照顾孩子的家庭,也面临着一种尴尬的境地。许多老人从家乡到子女居住的城市里,失去了熟悉的气候、饮食和老朋友,而他们在结交新朋友的时候也很困难。有老人表示,牌友们都不愿意和我们这些接孩子的老人一起玩,大家正在兴头上,你要去接孩子,时间长了,他们当然不带你玩。
 
图片1
 
宁夏银川市二十一小学校长马恒燕认为,“三点半”现象既是家长工作与学生在校学习的作息规律有冲突造成的,也与很多社会因素、环境因素有关。 “下午提前放学,学生本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但由于没有家长的陪伴,要么被交给校外托管机构,要么由爷爷奶奶照看,也滋生了很多社会问题,会引发社会办学机构乱收费、恶性竞争等情况,会造成老年人无法安享有质量的晚年生活,让家长无法安心工作,让孩子安全无法保证、课外负担陡增等,这是关乎人民幸福的大问题。”
 
其实,针对“三点半难题”,去年2月,教育部就印发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充分发挥中小学校主渠道作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不断完善经费保障机制,按照学生家长自愿原则,普遍开展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
 
据统计,目前已有25个省份已经下发了通知,制定了符合各省实际的政策措施,经过一年多的实践,已经摸索了一些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法。
 
上海市从2017学年开始,便在全市小学逐步试行放学后“快乐30分”拓展活动。此活动是在校小学生自愿参加的课外公益活动,一般每周安排4天,每天活动时间不少于30分钟,但不得强制学生参加,不得集体学习新课或进行集体补课。此外,上海还在推进小学放学后的看护服务。小学放学后看护公益服务内容以保障学生安全为主,学校在看护服务时间内可安排做作业、自习、游戏和课外阅读等活动。
 
南京于去年率先实行“弹性离校”制度,即到了放学时间孩子可以弹性离校,学校做出安排进行托管。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表示,最近一南京媒体对1万人的抽样调查表明,对这一制度的赞同率达98.8%,现在还有其他几个城市都在调研酝酿实施这一制度。
 
除了南京市、上海市外,北京市规定下午3点到5点期间是“校后服务”时间,主要内容是开展课外活动,每个学生每年补助700~900元;广西省探索利用社区资源来解决托管问题的路子。
 
但是,由于财力所限,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有力量支持学校开展免费的课后托管服务。而且,纵然有条件的地方能够拿出一定的财政补贴,但经费有限,每位提供课后托管服务的老师能够获得的报酬难免非常低,这又会导致老师对提供课后托管服务缺乏动力,无形中增加了小学教师的工作压力。
 
对此,马恒燕认为,政府可以提供资金支持,根据各地各校情况因地制宜地通过学校、社区、教育机构共同制定方案,解决这个问题。“应聚集学校、社会、家庭三方力量,以孩子为中心,着眼于健康成长,全面发展和个性培养。”